蜜景网 首页 户外 查看内容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2017-1-18 12:42| 发布者: 蜜景网| 查看: 8| 评论: 0|来自: 蜜景网

摘要: 这一支精英队伍由16位中国企业家勇士与12辆Jeep牧马人组成,汇集了云游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汪东风、易到用车CEO周航、银客集团创始人林恩民、Topgame创始人徐乐等互联网企业大咖,以及华龙航空CEO刘 ...
  世界的尽头,Jérome 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马骁,人称“马哥”,摄影圈知名大拿,著名的商业插画师、平面设计师。酷酷的他不仅拥有多重身份,还有多种令人咋舌的人生经历——5次横跨祁连山脉、10次穿越敦煌大戈壁、横穿美国66号公路、登陆南极大陆……而这一次,他要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中国企业家勇士驾驶SUV精神图腾Jeep牧马人穿越最荒芜、最危险的“死亡之海”——撒哈拉大沙漠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这一支精英队伍由16位中国企业家勇士与12辆Jeep牧马人组成,汇集了云游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汪东风、易到用车CEO周航、银客集团创始人林恩民、Topgame创始人徐乐等互联网企业大咖,以及华龙航空CEO刘畅、宇舶表大中华区市场负责人胡可、小提琴爱好者秦丹等精英女士,与终极四驱利器Jeep牧马人一起挑战“勇者的游戏”,历时19天,跨越3个国度,全程超过5000公里,完成了一次真正意义上穿越撒哈拉的壮举。

  想知道这群勇士们“撒哈拉的故事”?接下来有请我们马哥出场——

  这个故事有点激动,有点麻木。

  麻木在沙漠的无垠

  而激动无处不在

  整个故事现在回忆起来,大部分是平静的,平静到可以细细回忆。

  每天有很多重复,我们工作组也很快养成了一些小习惯,时间不长,足够回忆。

  穿越探险当中,有风景,有未知,有冒险,有友情,

  其中一位老兵,让我动了情

  当他唱起HAKUNA MATATA的时候,我看见了撒哈拉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一度分不清摩纳哥和摩洛哥,卡萨布兰卡更多也是从一部电影了解。随着去过的地方逐渐增多,很多地区会有惯性的想象。最好的办法就是完全不去想,就把这里完全的当做一个没听说过的陌生地看待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第一次到南半球,明显感觉和北边的人不一样。猛一回头,30多个小青年跟在我们身后高喊听不懂口号。以前都是外出旅行拉着别人合影拍照。这次反倒被包围着要求合影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车队正式队员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。这些角色每个都是行业内的顶尖高手,如今放下一切功名利禄的包袱,来品味这地球绝境之地。在户外,各自都是单纯一个人,暂时没有任何的附加标签。不管有何种本事,活着走出来再说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整个城市非常有特色,最高的建筑是哈桑二世清真寺。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马拉喀什更有市井味道,大巴扎夜市热闹的很,生活物资大量靠手工艺制作,虽然见到很多蒙面人,但是都很友善。简单的当了一会游客。开始筹备出发的物资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搭乘一架老式螺旋桨飞机,我们来到了集合点。成排的Jeep牧马人已经排列整齐,我观察了一下目前的路况,和中国瓜州戈壁滩很像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尤其当看到专业的保障车队后出现,认识了我未来几日的老搭档Jérome。一个分手时让我落泪的硬汉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虽然撒哈拉一直感觉遥远神秘,但是进入后,确实和戈壁滩很像,但是地貌变化更加丰富,一天之内可以途径很多种环境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由于拍摄工作,本车经常冲到车队前面几公里处,所以同时也担任探路的工作。老司机Jérome是车队里除队长以外,驾驶经验及道路熟悉程度最高的一位。这位大叔笑起来很和善,但是我的一部分装备还是没有让我装上车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晚上到了营地以后,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陌生,但是帐篷条件确实要比在玄奘之路上好的多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多年的户外拍摄,走过很多的地方,人逐渐变得老练,不同的国家,地区,地理地貌,慢慢可以总结出规律。并且不同国家的很多地区,相似性很强,特殊地区虽然有很多独有的植物动物、自然景观。但是毕竟都还在地球上,大体上的地貌是可以总结规律的。时长梦中醒来,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我们在前面探路的时候,是一天中相对最轻松的时候,Jérome经常车里放着Carpenters,The Beatles,Eric Clapto的老歌,用的是一张老CD。当我知道这老哥57岁的时候,我说,我还是叫您“叔”吧,老头子回头冲我一乐。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中国企业家自驾穿越撒哈拉第二季核心成员 云游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汪东风

  汪东风是车队里的老司机了,出发前,

  我们一起在国内库布齐沙漠做过驾驶培训。

  汪老师平时性格温和,开车猛的很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队伍的配合的越来越默契,但是当探路的时候,老Jérome下车,找到一片高地,拿出望远镜,瞬间眉宇之间一股英气喷薄而出,这老家伙的眼神非常犀利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晚上到了营地,找到Jérome的车,后备箱下面藏着一个小抽屉。他拿出一个小桌子,打开一瓶冰冻的白葡萄酒,给我倒了一杯,然后用小刀切下一片烟熏野猪肉喂到我嘴里。当劳累一天后,本是满嘴的土腥味,这时候一杯冰葡萄酒配野猪肉,这味觉的记忆瞬间可以成为嗜好。能看出来,Jérome天塌了也得喝完这杯,还问我天上星星美不美,知道星座么。话说回来,难怪车后面没地方放行李了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沙漠中爆胎,陷车经常发生,换胎挖车到不是大问题。但是沙漠中行车,不能随便停车,所以任何一辆车陷车,整个车队都要停到下拨位置才能停车,全车队等候。我们探路车,常常在最前面,等候更久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沙漠中间,我们车出了状况,孤立无援,兄弟们索性躺下歇会,老Jérome找了个破瓶子给我倒了点酒。无论是换轮胎,还是等候车队,老Jérome都会找点零食饮料。这种天塌了也得喝点的精神头,有点北京老炮的意思。

  最后我们的摄像师王野,不知道拜的哪路神仙,保佑我们开出沙漠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过境到毛里塔尼亚,号称全球最穷的国家之一,也许没有之一。边检站不让拍照的规律我懂,但是规矩就是拿来破坏的。手机偷拍的时候竟然还被发现了。这种时候基本靠糊弄。面对着枪口,心里素质,身体素质,还有运气,都少不了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紧接着就是和正规军部队在一起的日子。一帮穆斯林黑哥们,带着武装在前面和我们一起开路。,每次出发肯定是有一个或者几个冠冕堂皇的理由。但是实际上路,精彩的内容却是在无意识中发生的,最后成就的是一起战斗过的兄弟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中国企业家自驾穿越撒哈拉第二季核心成员 中国企业家飞行俱乐部董事长段培毅

  说到吃,就得提起车队领队peter。他,地球旅行家。

  感谢peter在每日那么辛苦的一天结束后,亲自下厨为大家做中餐。

  但是我也叫您一声叔,“少放盐”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,我感觉我们拍摄车是独立在行动,每一次的拍摄工作对于我来说,也是战斗。当我们身处撒哈拉腹地,一身的沙漠军装,设备器材就是我们的武器,每当我们带着军队冲到前队,埋伏好车辆,爬上附近的高低山头,等待着车队的到来。望远镜里看到远处车队尘土,命令无人机起飞,即刻完成拍摄任务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事后探险队队长JB告诉我,老Jérome曾经隶属于法军外籍兵团绿色贝雷帽部队,侧身看到他新换的一身空军老军装,难怪这老叔温柔的笑容下面隐约藏着一丝杀气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在毛里塔尼亚一个不知名的村落里,乡亲们奔走相告,我却认识了毛里塔尼亚黑珍珠。这是我一路见到最漂亮的小姑娘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路过一个村庄的孤儿院,支援了一下乡亲们,买光了他们的工艺品,钱交给村长平均分配,乡亲们盼着我们回来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中国企业家自驾穿越撒哈拉第二季核心成员 易到用车CEO周航

  沙漠中蕴藏许多危险,航叔就撞上了如岩石一般坚硬的硬沙,整车飞了出去。

  好在牧马人安全性能过硬,在双气囊的保护下,人只是受了小擦伤。

  受伤的航叔还跟我说,如果留疤就去纹身。

  叔,不留疤咱们也可以去纹身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现在的专业户外服装科技含量越来越高,但是无论什么品牌的冲锋衣,全身穿上马上变游客。最好的装束是能完全融入当地环境,尤其是发型的重要性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日复一日,路上的诸多磨难习以为常。我们探路老兵冲锋在前面,下车看路,顺便对着拍摄,不当兵了,还是喜欢端个家伙瞄准人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穿越雷区的时候和这些士兵聊天,我给他们看了我手机里早年间在中国兵器集团拍摄的中国武器,士兵马上问我是什么兵种,我说我是sniper。

  自此以后,连车队领队JB都跟我说,听说你原来在部队是sniper。我也无力再解释,默认。

  事后才知道,国际车队中,大部分是退伍老兵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这里可以说是最美的一段路程,西撒哈拉,紧邻大西洋,一半是沙漠,一半是海水。车上老Jérome哼起了一段熟悉的旋律,HAKUNA MATATA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Laayoune,西撒哈拉境内一个一半是海水一半是沙漠的城市。这里是三毛的故居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日子一天天过下来,早就习惯了,每天过的很快,工作组的兄弟们每天晚上坐在帐篷里晚饭,连座位的位置都已经自觉的固定下来。感觉每天都在重复相同的画面,于是我们共同举杯,高喊“又过一天”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这是每天最令人期待的时刻。抵达营地。

  Jenny顺着夕阳迎面走来,周身发着光,这时撒哈拉很温和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士兵们打仗的时候是战士,和平时期什么都干,抗洪抢险,清除路障。整个一个毛里塔尼亚的特种部队工兵连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这是两位摩洛哥小兄弟,他们非常喜欢我给他们的新中国名字,一位叫“铁蛋”,一位叫“铁柱”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在塞内加尔边检站,过境,苦熬6个小时,当时的心情就是,尽快飞跃塞内加尔。半夜,我们终于过境,看到距离达喀尔289公里。突然感觉,这日子,没几天了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在塞内加尔边境,被一帮孩子包围,为了从我手里抢走一瓶矿泉水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达喀尔拉力赛的终点,这里是玫瑰湖。所有比赛或者穿越探险的终点,都无法让我感觉骄傲,成就。因为终点在这里不会消失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绿色军装,我们的毛军的司令。白色军装,老Jérome。中间是我。20几天的沙漠行军走下来。几位的面庞都开始硬朗。其实各位心里都清楚,我们要分手了。

  二位临走的时候,把胸章名牌都撕下来给我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在营地,几位姑娘换上了舒服的裙子。

  夕阳下靠着车子休息,这画面瞬间成永恒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撒哈拉的穿越中,我们的经历是特殊的,大量的单独行动,所经历的风险高出很多。我的叔是位可靠的老兵,不管迷路,陷车还是发动机冒烟,都是我们的美食美酒时间。虽然他没让我装上我的部分行李,但是因为后面藏了很多酒,我可以理解。我的叔也算是老骥伏枥,从容的笑容中竟然藏着一丝杀气。撒哈拉的天空中如果飘来几个字,那是你吐的烟圈,用实力让情怀落地。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  经历过很多旅行,有的可以再来,有的却无法再复制。

  支撑车队的这些战士们,我的老兵Jérome,他们的身影时刻出现在我眼前。

  只有在极端的环境中,才能看到这个老兵的可靠。

  在撒哈拉,当老Jérome唱起那首HAKUNA MATATA。一切都没有问题。HAKUNA MATATA--哈库那.马塔塔,保佑梦想成真的非洲图腾!

世界的尽头,哈库那玛塔塔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发表评论

商务合作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关注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;  ©2016-2017  Ling Yun Song Inc.  技术支持:泉州市凌云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  闽ICP备 1601781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