蜜景网 首页 原创 查看内容

赤水河,一条醉美的河

2017-5-9 10:48| 发布者: 蜜景网| 查看: 176| 评论: 0|来自: 蜜景网
摘要: 赤水河为中国长江上游支流,在云、贵、川三省接壤地区,古称安乐水。其发源于云南省镇雄县,上游称鱼洞,东流至川、滇、黔三省交界处的梯子岩,水量增大,当地称毕数河,后穿贵州省赤水市经四川省合江县入长江。全长 ...

  (文/徐晓光 图/徐晓光、铁丐)10多年间,我走过中国的许多大江大河,从长江源到黄河源头再到汉江源头,领略过格拉丹东冰川的融水,品尝过可可西里腹地楚玛尔河的清流。其间也出版过两本关于江河的书籍《大江源记》和《水问》。

  一次次的江河巡礼让我对江河产生了深深的敬畏和感动,也对人类加剧的活动对江河的过度索取平生了些许的忧虑。

  藏在云贵大川里的赤水河却一直未有机会得见尊容。赤水河的名气其实早就很大了,国内战争中红军四渡赤水的经典战例,早在少年时代就已经耳熟能详,音乐史诗《四渡赤水出奇兵》中那段“毛主席用兵真如神”,现在仍然是可以信口唱来。赤水河已然和红军与茅台美酒一样定格在历史的品牌中。

摄于川黔滇三省交界“一鸡鸣三省”贵州赤水一侧

  地理描述中是这样的:赤水河为中国长江上游支流,在云、贵、川三省接壤地区,古称安乐水。其发源于云南省镇雄县,上游称鱼洞,东流至川、滇、黔三省交界处的梯子岩,水量增大,当地称毕数河,后穿贵州省赤水市经四川省合江县入长江。全长523千米,流域面积2.04万平方千米。四分之三流域在大山中,所以赤水河是国内唯一一条没有被工业污染的长江支流,是它的幸运亦是它的亮点所在。

  2017年4月,随2017溯源赤水河环保科考队抵达赤水河源头——云南镇雄县赤水镇,我们将由此出发,拜谒这条河的发源地。

  离开贵州进入云南东部的镇雄县,这边的地质景观和贵州的几乎没有什么区别,但两省道路的差异却是十分明显。我不是第一次进入滇东,记得在 2003年我随地质学家杨勇,沿金沙江进入滇东考察过小江流域,曾经撰文描写过滇东与滇西(西双版纳)的巨大差异。

  离开贵州的水泥路,沿崎岖的乡村公路一路颠簸着进入镇雄县赤水河源区,可能是因为阴沉的梅雨时节,路边村落压抑在团团霰雾之中,越发显得村夫农妇的脸,透着与世隔阂的木讷和漠然。

  我们赞叹原生态的朴素之美,也唏嘘着恍如上世的,贫穷。

  与大多数的江源一样,半山腰里几股涓涓细流逐渐汇聚成为一股主流,顺海拔由高向低蜿蜒而去。源头水质极佳,测得TDS值为37-45,与某知名品牌矿泉水出厂后的商品水质相当。

  主流的瀑布前立着一座碑,书着几个大字“赤水河源”。碑后面是密密麻麻的楷书,记述着赤水河的古往今昔。

  探访一番,我们敬香膜拜而去。

赤水源

  漂流是考察江河取得直观的生态变化资料的最佳手段,在漂流过程中,用亲近河流的方式,浏览河流域山川结合最美的部位,亦是景观元素最集中的行程。考察队第一天在毕节大河口下水完成试漂,然后在古蔺椒园镇登陆。

  第二天细雨中浸润着丝丝凉意,空气中弥漫着酒坊的曲香。我们考察队一行在椒园镇赤水河畔燃鞭焚香,祭拜完河神之后,于11点将考察队四类船(筏子、草船、独木舟、浆板)混合编队,正式开漂。

祭拜河神

椒园镇下水

  船队像初试春江水暖的鸭子,从宽阔的河肩溯水而下,一曲桨声人影里的赤水河,缭绕在山川河流的幽深之中。惊起一滩白鹭,优雅的飞起,慢慢的融入黛绿色的远山……

  水电资源丰富的赤水河居然躲过了西部水电大开发的浪潮,是红色基因的使然,还是茅台酒的烈度太高,让开发商在这里却步?不管怎样,毕竟留下了一条纯粹的河流,没有商业利剑的砍伐,她的呼吸从河床到水面都是自由的,每一片浪花都闪耀着自由的波光。

  莅日 ,在赤水河畔一个叫合马的小地方,考察队从这里下水继续漂流。一路波澜不惊,途中见一峡谷的崖壁上刻着三个硕大鲜红的字:美酒河。是啊,这的确是一条酿造美酒的河流。赤水河两岸多是悬崖峭壁,平地难寻,中间的河谷地带却海拔很低,是得天独厚的酱酒酿制环境。

茅台镇弥漫着大户人家的气势

  “赤水河畔才能酿制最好的酱酒”,这一说法经久不衰,一条赤水河,造就了两个酿酒镇。据说在茅台镇上酿酒的作坊就有300多家,河对岸的四川省古蔺县二郎镇名气亦不输茅台镇,同在一条河边的郎酒也是共酿一江水的君子。

艇后的崖壁上是美酒河三个抢眼的大字

  这里的空气中似乎都有美酒的因子,熏陶致人昏昏,终是欲睡在一个被漂流远动家王冰(爵士冰)命名为新滩的地方。

  新滩峡谷险峻,乱石穿空,拍起赤水河的惊怒之涛,也瞬间将我们惊醒。

  逼仄的河床使赤水河流速骤然增大,形成一个带有小跌水的3+1险滩。给我们呈上了最摄漂流人魂魄的环节:冲击险滩。

看滩中

  冲滩的魅力就在于起伏跌宕的力量之中,有人与大自然的较量,冷河与热血对撞出绝色之美,尽显漂流者的勇敢、智慧与技巧。

  当浆手的吼声与惊涛的拍击声交响的时候,当船从激流里冲出又被激流抬起的瞬间,那种气势与壮观让人肾上腺素急剧贲张,那种感觉,会永远定格在你记忆的深处。

  那天,我们的筏子也是这样,在激流大浪中吼着划着,可突然的侧浪,船被打横,我和船上女浆手蔡沅芝一起,被一个侧浪头朝下的打入激流。睁开眼激流的水下漫上一层白花花,竟是安静的温柔的,当自己钻出水面后,复又感到赤水河扑面而来凛冽的力量。

冲击“新滩”

  回首,蔡沅芝的红色头盔在大浪中忽隐忽现,很快就冲到我的面前,虽然徒劳但我还是试图抓住她,面无惧色的小蔡拒绝了我,浪声淹没了她喊的话语,但我知她的意思是她可以自救。几天一起的漂流我已经了解她的水性与勇气绝非普通女子。

  河流是有王者气度的生命体,在翻覆之间,让我们领略了她顺则安逆则虐的强悍。可幸是它的宽容,让我们零距离拥抱了赤水河,顺便还喝了几口酿造出茅台和习酒的河水,不胜快哉!

  高山大河,苍穹万里,亿万年来,河流以超凡脱俗之姿,将原始的雄性之态裸露在天地之间。

  无数旅人被它的高贵折服,被它的气势所震撼,也被它的温柔所感动。他们舍鞍马仗舟揖,奔走江湖,用无数的文字和乐章,咏叹着生生不息的江河文化。

  作家伊波索科洛夫说:“人是大自然的一部分,他怎样对待大自然,就意味着他怎样对待自已”。

  作为工业文明还未曾染指的化外之流,赤水河与人类,彼此成就着大美与纯粹。我们的视线所及,赤水河,愿你永远如斯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Copyright;  ©2016-2017  Ling Yun Song Inc.  技术支持:泉州市凌云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  闽ICP备 16017815号